泸州市大学城

乌兰察布市小吃

7名老虎为何在“过堂”的最后时刻落泪?

万庆良当庭认罪悔罪,痛哭流涕

12月25日,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在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。万庆良当庭认罪悔罪,痛哭流涕。

近年来,人们对审判时贪官痛哭流涕并不陌生。许多落马官员受审时大多数都是“悔不当初”,痛哭流涕。法制晚报记者(微信公众号: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)梳理发现,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,至少有21人受审,包括万庆良在内,他们中有7人在庭审时落了泪。

??

??

廖少华

廖少华

“600帝”痛哭流涕恳求改过自新机会

在今天的庭审中,起诉书指控万庆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15个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开发、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125.1086万元。

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,痛哭流涕,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。

他说,其之所以从一名高级干部沦为违法犯罪分子,最根本的原因是严重缺乏政治定力、严重缺乏宗旨定力、严重缺乏理论定力、严重缺乏法纪定力。

他还说,对自己犯下的严重罪行万分悔恨,深感对不起党,对不起人民,对不起家人。恳求法庭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对于万庆良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封号,“600帝”,这近乎戏谑的封号让万庆良的公众形象轰然坍塌。

在2011年初的省党代会后,万庆良就“房价飙升广州市民幸福吗”这一主题接受媒体采访。万庆良说年轻人要转变观念,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,不应该一味要买房,租房也可以。

说到兴致处,他拿自己举例子,说“工作了20多年,还没有买房”,“还住在政府宿舍,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,每月缴租600元,政府补贴一些。” 说完后,深知媒体舆论效应的他,跟这位记者说,“我一向把媒体记者当朋友的,所以也很坦诚地接受你的专访,希望你听听就行了。不要将我的这个例子写到稿件里,发表在报纸上。”这位记者表示会把关,但是旁边还有一家机关报记者,在这个采访过程中,他并没有提问,而是一直耐心地倾听。就这样,此消息在他笔下不胫而走,一时舆论哗然。

珠江帝景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,晚上可以近距离欣赏广州新地标建筑“小蛮腰”。这样的小区想租一个130多平方米的居室,市场租赁价格至少得五千元。于是不少舆论批评万庆良的言论类似“何不食肉糜”,不了解民众真实感受。

至少7名落马“老虎”落泪3人痛哭

法制晚报记者(微信公众号: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)统计,除了今天受审的万庆良外,至少有6名落马高官受审时情绪激动,或痛哭忏悔,或哽咽流泪。这六人分别是:郭有明、阳宝华、陈安众、廖少华、季建业和刘铁男等人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以上6人中,有5人被判有期徒刑,分别15年、11年、12年、16年,其中有2人被判15年有期徒刑。另外原发改委副主任、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被判无期徒刑。

在庭审环节,过堂高官的认罪悔罪表现成为舆论关注的一个焦点。根据相关报道,上述受审的6人中,均在庭审时表示服从判决,不上诉。并有“数次哽咽”、“痛哭流涕”等相关表述,并且常常让人感觉言词恳切、动情晓理,如连说多个对不起等句式。

??

郭有明

郭有明

?

陈安众

陈安众

“我每每看到起诉书,都在反问我自己,这是我吗?怎么会到今天?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这是哪里呀?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?” 2014年9月24日,被告人刘铁男在庭审现场做最后陈述。刘铁男连续四个反问,情绪失控痛哭流涕,承认自己对违法违纪存在侥幸或者明知故犯。

与刘铁男类似的,还有贵州省委原常委、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,他在庭审时对自己的罪行表示了忏悔,称现在“万分懊悔,错不当初”,愧对于党、愧对于国家和人民。庭上,廖少华一度失声痛哭。

流泪环节主要发生在最后陈述中

除了廖少华、刘铁男、万庆良的痛哭流涕类型外,其他的几位哭得程度没有这么夸张,他们主要是以哽咽抽泣为主,流泪环节主要发生在最后陈述中。

比如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在最后陈述环节,陈安众哽咽抽泣忏悔,表示认罪、悔罪。他说:“我真心认罪服法,愿意接受法律严厉制裁,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。我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堕落成一个罪犯,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。我好恨好恨自己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

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在庭审做最后陈述时,真诚认罪悔罪,数次哽咽、流泪。“真诚的认罪悔罪,向党和人民忏悔,愧对宜昌人民,愧对家庭和亲人”

??

阳宝华

阳宝华

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向法庭作最后陈述时真诚认罪,数次哽咽、流泪。阳宝华表示:“起诉书对我起诉的基本事实,我没有异议,面对自己的所做作为,我应当承担这个责任。我知罪,真心认罪悔罪,并接受依法对我的惩罚,服从依法判决。我真心诚意的接受法律的判决,利用我的经历教育我的家人与后代。今后我一定洗心革面,悔过自新,认真改造,重新做人。”

??

季建业

季建业

在最后陈述中,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流泪说,他对自己由高级领导干部蜕变成贪官表示忏悔,请求法庭从轻处罚。

乌兰察布市小吃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